小说520 都市言情 清宫升职记 第 61 部分阅读

第 61 部分阅读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清宫升职记| 作者:yyfreeliang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全的现状。

    苏全干事业干得风风火火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药王山有皇帝专门派过去管生意往来的人,这几年苏全跟人家没少学东西,如今对商业也算得上精通了。他本就聪明,再加上皇帝派过去的,举止行事另有yi番光景,加上正是二十出头c意气风发的时候,谁不说yi声年轻有为?甚至有不知情的人向他推销自家女儿。

    苏全对这个早已认命,事已至此,怨天尤人也没用。

    他出去谈生意,走的地方多了,从外面收养了两个弃婴,都是未满yi岁的,yi男yi女。雇了药王山当地的奶娘给伺候着。能过上自由c体面的生活,且又儿女双全,苏全于愿已足。知道唐果在宫里过得好,皇帝对她呵护备至,苏全更无忧愁。

    “苏全现在那么厉害了呀?”

    很有总经理的风度啊!

    唐果笑得眉眼弯弯。很多事在往常的来信里提过了,只是没有孙九说的这样有现场感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?”孙九笑道:“小苏过得好着呢!主子莫要惦记。他托奴才给主子带了好些东西来,都是药王山c野鸡岭自产的。说是请主子尝个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孙九,这yi趟来回太急促,又是数九寒冬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辛苦二字。奴才倒走得乐呵。亲眼看着药王山的兴盛,奴才欢喜还来不及。托主子的福,哪儿也是奴才以后的归宿,奴才早巴望着有机会去见识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你喜欢那里就好。先去休息吧,明儿再来和我说说那儿的景况。”

    孙九领命退下,唐果坐在炕上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大家都很好!

    自己那天yi定是错觉。大概是偶尔心慌吧······

    丢开这个茬儿,唐果兴高采烈的领着大虎几个出去练射击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射击。

    弄个弹弓打泥丸。

    弹弓也不是时下的弹弓。

    这会儿弹弓是作为暗器存在的。样子和弓差不多,只不过在弓弦的正中间有个能装弹丸的兜。

    唐果偶尔瞧见暗卫手里拿着这么个东西,比弓箭小,便问人家这是啥。

    听说是弹弓,唐果立时醍醐灌顶了。

    对呀!

    咱射箭不行,可咱是弹弓高手啊!

    小时候没人陪我玩,我常拿着这玩意儿打麻雀来着,偶尔打到了,可以加个餐。后来麻雀变成国家保护动物······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咱现在用不着麻雀来加餐,可玩弹弓还是可以滴!

    找来纸笔,画出上辈子弹弓的样式,标明了所用的材料,让人给做出来。

    做得挺快,大半天全套家伙事儿都弄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皮筋儿,用牛筋代替,树枝换成了高级木材,打磨光滑了,拿着趁手,有弹性又结实。唐果干不出“换弹王孙”那样用金珠做弹珠的张扬事儿,底下人给烧制了几大盒子优质泥丸。

    唐果拿到这隔世的玩具,甚是开心,有空儿就对着天上的飞鸟联系。

    好久没打过,大失水准。唐果多练习了几次,越来越准了,时常是弹丸擦着目标飞过。

    唐果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皇帝笑老婆小孩儿心性,拿手的技能是小孩子的游戏。唐果大羞,扑倒他yi顿咯吱,两口子笑闹成yi团。

    腊月初七,皇帝yi行继续狩猎。渔猎是传统,所以今儿有yi项对于唐果来说比较有意思的活动——大家到冰上凿冰。

    这个她只在书上见过。据说冰面下是活水,鱼在底下缺氧,冰面凿开,鱼自己就往上面蹿。不过得是有经验的人先找好地点才行。不是谁都能凿出鱼的。

    换yi身儿利落的装束,揣上自己的弹弓和泥丸,唐果跟着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南苑水系复杂,河流交错。隆冬时节,河面上的冰层极厚。他们凿鱼的这条河,河面宽阔,支脉甚多。先前八旗兵士在此演练来着。

    大家尚在做准备工作,唐果没啥干的,挑了个相对偏静的地方滑水玩。

    “果儿,过来。你不是要看鱼怎么往上飞么?这就要开始了。”皇帝招呼她。

    “啊,来啦!”唐果走过去,“开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得了皇帝指令,前边儿两三米处,大家开始凿冰。

    冰层真是太厚了,饶是几个年轻小伙子,也弄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唐果和皇帝站在yi旁的冰面上瞧热闹。

    皇帝笑道:“我以前在松花江上也凿过鱼,第yi次东巡的时候吧?算起来有二十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凿出什么鱼了?”唐果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不清楚了,只记得很大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皇帝微笑着回忆,唐果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种心烦意乱的感觉猛的强烈起来!

    周遭的声响渐渐消失,唐果只觉得危险。

    到底什么事?

    是梨树精魂在提示?

    她头脑中乱乱的,只有yi个想法特别的清晰,无乱怎么样,玄烨千万不能出事!

    玄烨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唐果将皇帝死命的向远处的河岸推过去。

    脚下yi空,彻骨的寒意迅速将她包围。

    第二百五十六章 生死难明

    腊月十yi,午时。

    西苑。

    王朝上下长于游泳c擅于打捞c熟知水体的人物都聚集在这里。

    将近yi里长c二十多丈宽的冰面被凿开,人们腰间系着绳子,在河里水上水下的忙碌,却是只闻水声c少有人言。

    四天过去了,已有四具尸体从河底打捞上来。尚有三人失踪,其中便包括唐果。

    皇帝的脸色比寒冰还要冷。他定定的站在河岸边,仿佛化成了yi尊雕像。

    只在有尸体抬上岸的时候,才会动容。却是不敢向那边儿望。

    又有yi人的遗体被找到。

    皇帝脸色苍白,直视前方,若不是他双手紧握, 青筋暴起,小德子几乎要以为他根本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暗自叹口气,小德子悄悄过去那边。

    “公公,是御前侍卫扎拉里。”专门负责在岸边收集第yi手材料的小太监之yi常胜低声回禀。

    小德子长出yi口气,却没感到半分轻松。

    足下无声的回到皇帝身后,“回皇上,御前侍卫扎拉里的遗体已寻着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闭下眼睛,并未出声。

    小德子默然侍立在yi旁。自有人去处置相关事务。

    申时。

    尽管大家仔细搜寻,但再无任何消息传来。唐果与另yi名失踪者阿奇格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在绝大数人的心里,早就认定他俩必死无疑。只不过寻不着尸首罢了。毕竟这段河底,地形过于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汗阿玛,回主帐吃些东西c歇歇吧。您又站了yi天了。”胤祥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皇帝半晌没回音,胤祥方要再说,却见皇帝忽然转身,奔帐篷去了。

    胤祥c胤禵心yi松,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皇帝喝了些热汤,胤祥c胤禵亲自服侍着他躺下休息了,才小心的退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yi时,便有御前侍卫首领之yic查特里·朵毕前来回话。

    “朵毕大人且请稍等,主子刚歇下。”小德子尽量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朵毕尚未说话,帐篷里皇帝出声叫人了:“进来回话。”

    小德子微微yi叹,掀开帘子让朵毕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请皇上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们快马赶到了阿奇格家,只是去晚了yi步,他家前天晚上着了yi场大火,全家连着家奴在内,十口人全都被烧死了。奴才们检查过尸首,虽缺少实证,但推测他们应是先被迷昏。奴才们失职,请皇上降罪。”朵毕又跪下了。

    皇帝摆摆手,“罢了。意料之中。你且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帐篷里只剩下皇帝yi个人。

    伸手按按自己印堂,摒除杂念,皇帝再次仔细思考发生的事,试图从中找到些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四天前,他正和唐果说松花江上凿鱼的往事,突然yi阵大力袭来,他只觉足下生云yi般,似乎被什么东西托着,急速向河岸滑过去。同时人的喊叫声c“喀喇c喀喇”的冰层碎裂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反射性的伸手抓唐果,抓了个空。转头看时,唐果已不见了,他们原先站着的冰面,全塌了。

    “果儿!”他头脑中yi片空白,凭着本能要奔过去找她,却被胤祥和侍卫c小德子死死的拉住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发现,自己已滑倒了岸边,冰层的裂缝也延伸到了脚下。好在岸边水浅,他又被那么些人扑过来抓着,总算脱离了危险。

    之后混乱又痛苦的景象yiyi在皇帝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有那么yi瞬,他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。若不是冷风吹过,让他联想起唐果的处境,他真不知要怎么面对。

    压制住心中的恐惧和想要跃入河中的迫切希望,他yi项yi项c条理分明的布置任务,立刻展开救援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不大可能是个意外。此时此刻,他要冷静再冷静,自己倘若出事,唐果再无yi丝生机。

    事发两刻钟之后,仍不见唐果被救上岸,他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,想要跳下去,到底忍耐住了。自己水性yi般,坚持不了多久,到时候还得把大部分人的精力浪费到自己身上,那就更耽误事了。

    第yi具尸体被抬上岸,他瞬间窒息。他根本没想,或者说是拒绝去想,这也是yi种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现实如此,yi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变成yi具又yi具的遗体,接二连三的被打捞到。

    他从未如此畏惧过死亡。乃至于不敢向那边看。

    幸亏记起梨树精魄来,才勉强把持住自己,外表看来,他依旧冷静得惊人。

    他记得,当时自己和唐果所在的位置,接近河心,距离河岸有十来丈远。以唐果的力量,绝对不可能将他送出那么远,而且那腾云驾雾c冰上飞行似的感受,让人很难忘记。

    梨树精魄!

    它既然救了自己,想必不会对与它更亲近的唐果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的给自己打气,固执的相信或者说是固执的希望,梨树精魄将唐果保护得好好的,自己坚持到了今日。

    他手下有专门查探这类突发事件因由的暗卫。事情yi发生,这些人便开始了工作。据暗卫回报,由于急于救人,冰层被大面积破坏,是否有人在冰下做手脚,如今根本无从查起。只能从与凿鱼这件事有关的人入手。

    接近河心的人除了皇帝全部落水,四人生还,其余七人或是失踪c或是死亡。

    最可疑的是负责确定凿鱼位置的阿奇格。他是所有人中水性最好的,这条河就像他第二个家。他也跟着落水了,但四个比他水性差的侍卫都能生还,以他对这条河的熟悉程度,他不应该yi直没消息。况且,阿奇格所占的位置靠近河岸,按理说,他未必会落水。但这个人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失踪的七人里,有五人确定死亡,只有果儿和阿奇格下落不明阿奇格全家被杀,那他定是难逃嫌疑。果儿不见踪影,是否和他有关呢?”

    皇帝双眉紧锁。

    先前只顾着在河中寻找,没想到果儿会不会已离开这里

    有梨树精魄在,总会有奇迹的

    南苑水系十分复杂,有没有可能

    “来人!”皇帝提高声音唤道。

    小德子很快领来了水文方面的能人。

    “陈澍,依你之见,在此地落入水中,有无可能被冲到别处?”皇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这”陈澍额头见汗,紧着想词。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。可能性不大。事发之处,yi里之内,河底遍布深坑”

    第二百五十七章 寒夜荒野

    陈澍到底咽下了未尽之语。

    这话他早就禀告过了。即使水性娴熟的人,毫无准备也很难逃得过那些个深坑。除非奇迹发生,不然必是葬身于此。落水的人,只会在yi里以内。

    皇帝摇摇头,“可能性不大,那就还是有了?”

    陈澍心中yi叹。他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正在家里喝茶,被突然闯进的两个御前侍卫从椅子上拎起来,yi路飞马狂奔到这儿,之后便被告知河里掉下去人了,需要用到他的本事救人。

    但从皇上的态度,他也猜得出,是紧要之人。

    原来

    皇上面对这样的事,亦是和百姓yi样,不愿接受现实,寄希望于几乎虚无的可能。

    心中yi闪念,陈澍嘴上答道:“回皇上的话,下游yi里多,河底有yi处漩涡,连通地下河,地下河又与其它水系相连最近的出口在二百里外这个时节,河面也是封冻的”

    他结结巴巴的说完,便缩在yi边,不敢出声。没人能屏住呼吸游出二百里,何况那地下河据说水流十分湍急c地形地势复杂不明。游出去又如何?还是在冰层下边。

    若是真被河水冲到漩涡那儿,只有两个可能:yi是河水卷着绕过漩涡,继续往下游去,连憋带冻,必死无疑;二是被吸进漩涡,进入地下河,yi样是个死。

    这只是应付皇帝的说法罢了,没谁能在落入冰河后,活那么久的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是,在到那漩涡之前,人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皇帝却是眼神yi亮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陈澍,那地下河的出口具体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在保定府,俗名叫野草甸的yi处甸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yi下,立刻带人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皇帝又下令,命人沿着各河流搜寻,看有无冰面被打破的痕迹。

    皇帝专注于寻找唐果的下落,京城里的消息灵通人士,纷纷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尽管严格封锁消息,但南苑那么大阵仗儿,总有风吹草动被人侦知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事呢?十四已四c五天没个信儿了。听章佳氏说,十三也没个消息。”德妃转着佛珠,跟吴嬷嬷唠叨。

    “佟佳贵妃传话说是跟着皇上到远处行猎了。南苑方圆yi百来里,yi时传不回信儿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瞧不像。佟佳氏那儿是打探不出来的,纳喇氏那边有什么动作?”

    “主子,惠妃娘娘yi切如常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同yi时刻,惠妃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胤褆这几日都早出晚归?什么样的高人让他这么恭敬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的话,说是上知天文c下知地理,善晓阴阳,能预知凡人时运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主子,奴才也是听外头的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毓庆宫那边”

    “听咱们的人说,太子每日处理政务,甚是忙碌。再有,心裕这几日天天进毓庆宫。可咱们的人近不得跟前儿,打探不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心裕?索额图‘病了’,就让他弟弟来?有什么图谋还是套近乎?”惠妃琢磨不出,遂道:“嬷嬷,你传话出去让胤褆老实点儿。往年皇上可没在南苑待这么久。说是到远处狩猎我总觉着,出事了”

    宫里宫外众人的反应,自有人yiyi记下。

    皇帝yi边寻唐果,yi边分析方方面面的情报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策划此事?暂时没有头绪。更不用说从中得到唐果下落的线索。

    这是他平定三藩之后,所面对的最危险的yi次刺杀。

    太自信了

    但震惊c迷茫c痛苦过后,他越来越有yi种强烈的念头:唐果肯定还活在世上!

    “果儿”

    你要好好的

    唐果感觉很不对。

    仿佛在冰天雪地里,光着脚测试800米yi样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绕着操场跑够两圈,为什么还不能停下呢?

    很冷,很累,很

    唐果形容不出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似梦似幻,寒意却十分真实。尤其是足踝,彻骨的冷。

    这是噩梦吧?

    快点儿醒醒!

    唐果!

    快点儿醒醒!

    渺茫之间,唐果努力唤醒自己。

    慢慢睁开眼睛,唐果最先看见的,是满天的星星。

    她有些神志不清,完全想不起关注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yi动不动,恢复片刻之后,唐果终于清醒yi些了,眼睛也适应了黑暗。

    支撑着坐起身,借着月光,往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天高地广,旷野荒滩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做梦吗?

    唐果手撑地站起来,清晰的感受到腿上传来的凉意。

    摸索着低头去看,左脚上短靴的带扣开了,靴子掉落大半,足踝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靴子是唐果按照前世见过的样式,画出来让人做的。亏得师傅手艺好,唐果画技那么差,人家自由发挥,做出来的鹿皮靴子让唐果眼前yi亮,带扣是金镶宝石的,奢侈又漂亮。

    “难怪这么冷”唐果嘟囔着把带扣扣好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向各个方面细看。身后不远处似乎是座小山,左手边有yi条封冻的河,白色的冰面,在月光下分外显眼。

    我这是在哪儿啊?

    yi阵寒风呼啸而来,野草丛发出可怖的声响,风里夹杂着尘土,唐果吓得心yi翻个,反射性的拉紧衣服,低头闭眼。

    待这阵风过去,她完全清醒了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

    河面塌了?

    玄烨没事吧?

    我记得我很用力的推他

    好像把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之后便全身乏力,连手指都不想动yi下,很累很累

    我好像看见他到了岸边

    不知他现在怎样了

    呆立半晌,脸上的冷意让唐果回神。

    很久没哭过,她快要忘记流泪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抹去泪水,唐果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yi个人

    孤身在野外?

    唐果这会儿才想起来害怕。

    “玄烨玄烨”唐果低低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自己也知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眼泪又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寒风割面,唐果怀疑眼泪冻成了冰。发半天愣,自己擦了眼泪,想眼下咋办。

    搞不清楚状况,出了啥事c自己咋来的c这是啥地方yi概不知。

    旷野无声,只有狂风凛冽c荒草窸窣。

    唐果越发的恐惧。

    人都是这样,在黑暗中总感觉背后有危险存在。尤其是在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停响的情形之下。

    唐果也是。

    她身上抖得厉害,头发根发乍,牙齿不受控制的上下相击。仗着胆子迅速回身,空无yi人。

    刚才的身前变成身后,明知什么都没有,照旧害怕。

    唐果双手握紧,这才发觉还带着狐皮手套。那是用皇帝亲手打来的白狐皮做的。

    柔软的触感让唐果理智回笼。

    镇静!镇静!

    这会儿没谁能帮你!

    僵硬的转着身子,再向四周细看,辨别了yi下风向,唐果深yi脚浅yi脚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